像风一样

深夜种花的女子:

这是一个悲伤的,以口相传的故事。
    据说在西北极深的山岭里,有一条凶悍的恶龙。这是一条,在陆上和在水中,有着不相上下的破坏力的恶龙。
    它无事时便潜在瀑布下的深潭中,兴致来了,便兴风作浪。本来山岭之中,恶兽毒虫,比比皆是,也无人居住,自然也没有人去管它,任它自由自在。
    
    这天佛祖带了观音一道,去普贤菩萨处说佛理,途经某处,见风浪大作,黑雾漫天,竟是伸手不见五指,不由得奇道:“这里有何妖物?”
    当地的土地公忙如实禀告。
    佛祖又问为何没有神仙治它。
    土地公说因为那恶龙颇有法力,路过的神仙都没甚么把握。
    佛祖略觉奇怪,问道:“是敖广的子孙吗?师承何处?”
    土地公道:“龙王岂能将子孙丢在这荒僻之处,想来是条野龙,多半没有师承,自行修炼的。”
    佛祖微笑道:“如此,观音大士,你便去除了它罢。”
    
    观音本来对这散仙野怪没有甚么兴趣,但佛主有令,自然要遵从,便颂了佛号,隐入那山岭之中。
    
    虽是白昼,那山岭之中却因妖风太甚,见不到一点光,她摸黑走了一段,便觉烦躁,不知去哪里找那孽龙,因念了佛赐真言,要散了这妖风。谁知那风在真言之下,不但不散去,反有更甚的势头。观音心下有些愕然,她从未遇上过这么难办的魔物,一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。
    那风却渐渐散去,露出险峻的山脉,高而阔的树木。她处于深深的山谷中,仰头只能在密密的树叶缝里,瞧见斑驳的天。观音略一沉吟,便要施法到空中去,运用千眼千手,搜寻这恶龙。
    
    很快她就打消了这念头,因为这恶龙已经站在她的面前。它化做人形,身形相当高大,肤色微黑,身上因为淋了雨而透湿,虎皮缝的衣衫贴在身上,露出精壮的轮廓,浑身的力量,透过衣衫散出来。
    观音忽然一点把握也没有,佛祖传授的真言咒语,对这只魔物,似乎一点儿也不管使。
    
    他找到一块平地,带了她去,又烧了一堆火,两个人对坐着。
    一时都没什么话说,他便道:“我去找点吃的。”
    他很快的回来,带回来一只鹿和一堆野果。
    观音勉强吃了些野果,看着他烤鹿肉吃,便皱眉道:“上天有好生之德,你怎么只会杀生?”
    恶龙顿了一顿,道:“不吃肉我吃不饱。”
    那鹿肉烤得极香,观音却只是想吐。
    恶龙瞧见她脸色不好,便道:“你是不是很冷?”
    观音摇头不语。
    恶龙将烤肉的火熄灭了,道:“你不喜欢,我就不吃。”
    观音懒得看他,道:“这里有什么好玩的地方?”
    恶龙笑道:“我带你去打猎。”说着便化作了一条龙,一条纯黑色的,鳞片也黑得发亮的龙,浑身散发着侵略的气息,他摆了摆尾巴,示意她坐上来。
    观音有点害怕,但还是侧坐上去,恶龙带着她,在山脉中穿来穿去,专抓一些好玩的小动物。
    他抓了来,观音略玩一玩,安抚一番,便顺手放了。
    就这样闹了到晚上。他没有问她的名字,她也懒得问。反正一共就他们两个,名字什么的,都变得没有必要。
    
    恶龙在潭边烧了火,找了些干草铺了铺,又拿虎皮垫了,让观音在上面睡。观音撇嘴道:“不能挡风不能遮雨的,怎么睡?”
    恶龙愣了一愣,便十指并拢,以掌做刀,砍树盖房。观音看了看自己白白嫩嫩的双手,最终决定站在一边看着。他拥有难以企及的力量,却不会运用,他甚至只会用最笨的法子来盖房子。
    我打不过它,也降不住它。观音暗暗的对自己说。
    砍下来的树被剥了皮,一棵一棵并排着打进地里,再用树皮做绳绑结实。顶是最普通的那一种,房梁是一棵大树,摘了枝叶,削平了架上,再在房顶铺上厚厚的阔叶,就算完工了。
    观音还是不满意,这样简陋的地方,她才不愿意住,便道:“这地上的潮气蒸上来,可怎么办?”
    他便再砍上一些树,将整个房子的地面都架高了,又用干草铺了,再垫上虎皮。笑道:“是我忘记了,我都在水里睡觉,不怕潮。”
    观音盘腿坐在虎皮上,恶龙却将整个身体浸在潭水里,只露出头和胳膊,趴在水潭边沿和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。浸在水里的部分,化做龙身,闪着光亮的尾部在潭中邀功讨好一般的摇摆。
    因为房子被垫高的原因,他要仰起头来,才能瞧见她的脸。他的眼睛里,全是渴切和真诚。
    它不知道我是谁,我可以骗它将龙珠吐出来。观音一面暗自盘算,一面漫不经心的和他说着话。
    
    
    于是第二天观音就病了,额头是烫的,身体却冰凉。恶龙想不出什么办法来治好她,只能看着她一天一天憔悴。
    可是他似乎不太着急,还是固执得每天带着她去打猎,但她的身体一天比一天没有力气,后来她甚至懒得和他说话。
    这天他问她去不去打猎,她叹了口气,道:“我没有力气。”
    恶龙低头想了一会儿,道:“观世音。”
    观音一惊,道:“你叫我什么?”
    恶龙没有回答她的问题,继续道:“你想要我的龙珠,是不是?”
    观音惊奇更甚,本能的去躲他的视线,却又努力的直视他,她没有什么可害怕的,她只是来斩除妖孽罢了:“不错,你给不给我!”
    恶龙笑道:“为什么不给你,气走了你,我一个人在这里呆着,有甚么意思?!”
    观音便不再装病,她坐起来,面色冷淡的道:“拿来。”
    恶龙沉吟了一会儿,道:“明天给你,行不行?还有一个地方,没有带你去玩过,今天带你去玩。”
    观音冷冷不语。
    恶龙知道无望,定定的看了她一会儿,从口中吐出龙珠,这个过程似乎很费劲,他的脸上全是汗,但到底将珠子吐了出来。
    那是一粒桃仁大小,蕴着幽幽蓝光的珠子,不是正圆,面上还有一些不平。
    恶龙将这颗珠子放在观音的左手,吐出龙珠以后,他马上就会失去法力,连记忆也会很快失去,它就要变回一条最普通的野龙,在这残酷的世间挣扎生存。
    他盯着观音的脸,像是怎么也看不够一样,最后他将眼睑垂下去,道:“哪天你要是想我了,就把龙珠还给我。有一个地方,我还没带你去玩过。”
    观音微微的笑了,用右手掐住恶龙的脖子。现在这个男人,失去了全部的力量,完全不能再和她抗衡。它变回了原形,却也不挣扎,只是盘在她的身边,观音的手白润丰满,只消用很小的力气,就能将它举起来。
    她瞧着那恶龙的眼睛,这一刻它无比的迷惘,她知道那是因为它连记忆也一并失去了。这再也不是她认得的那条恶龙,再也不会让她骑着它去打猎,也不能以掌做刀,砍树建房,它没有任何的力量,它甚至飞不起来。
    “我会养着你,养在莲花池里。”观音左手微微用力,捏碎了那颗龙珠,碎掉的龙珠变成液体滴落,如同昨夜的梦魇,在太阳下消失无踪,她的声音低而且温柔,“没有人敢欺负你。”
    她双目低垂,脸上是若明若暗的笑容。曼妙的身体迎着风,却因为无边的法力,连最柔软的衣带,也不动如山。这个瞬间,被永远的留下来,想忘,也忘不掉。

评论

热度(12)

  1. 像风一样深夜种花的女子 转载了此图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