像风一样

深夜种花的女子:

雨淋格格:

很久很久以前,在一个小山村里,有个名叫槐娘的女子生下了一对双胞胎,先生出的是个男婴,后生出的却是一个香瓜般大小的蛋。满屋子的人看着这个蛋,都很惊诧万分,认为这不吉利,都劝槐娘夫妇把蛋扔掉,但槐娘坚决不肯,毕竟这也是从她身上掉下的肉。

第二天,蛋破壳了,里面钻出来一条青色的小蛇。青蛇出来后,就迅速爬向槐娘。槐娘害怕,叫它别过来,青蛇能听懂人言,果真不再上前。槐娘的丈夫也害怕蛇,想捉了丢到野外去,槐娘却不舍得。于是,夫妇俩把青蛇养在家里的水缸里,待青蛇长大一些,他们又把蛇养在家门前的水塘里。槐娘夫妇见青蛇通达人意,便让它在家里随意游走。

哥哥乐山会走路说话了,青蛇弟弟也长到三米多长。兄弟俩尽管异类,但感情很好,蛇弟经常缠绕在哥哥身上。蛇弟很懂事,大部分时间都躲在池塘的草丛里,从不到村里游玩,也从不吓人或者祸害村民。

哥哥很调皮,经常在家里搞破坏,每当犯错,他就把责任推卸到蛇弟身上。蛇弟不会说话,只能拼命地摇头,默默地承受父母的责骂。但是蛇弟不怨恨哥哥,还是照样和他厮混玩耍。

父母宠爱乐山,不太喜欢蛇弟。一天乐山爬上供桌,把神龛中的观音瓷像给打碎了。村里的迷信风气很浓,父母对此极其愤怒,他们生气的神情让乐山都感到害怕,乐山诬赖说观音瓷像是蛇弟打碎的。蛇弟拼命地摇摆着头,表示自己的清白。

“畜生就是畜生!”父亲怒不可遏,抡起锄头砍断了蛇弟的尾巴。蛇弟痛得在地上翻滚,口中发出“嘶嘶”的声音。槐娘看着不忍心,赶紧给它止血包扎。

蛇弟的眼睛一直看着哥哥乐山。乐山知道蛇弟的意思,但是他觉得这个祸闯大了,不敢承认自己的错误。

父亲再也不能容忍蛇弟继续留在家中了,槐娘也木想再留下蛇弟了。

待蛇弟养好伤之后,夫妇二人把蛇弟带到村后的山林里。父亲说:“蛇弟,你和我们终究不是同类,不能长久呆在一起的。”母亲槐娘也哭泣着说道:“儿啊,娘也舍不得你啊!你一定要记住娘的话,千万不能伤害人啊!”

蛇弟对着槐娘夫妇,将头高高地抬起,又低下贴着地面,如此反复三次,然后依依不舍地向山林深处游去。

蛇弟走后,哥哥乐山后悔不已!他向父母坦白了自己摔碎瓷像的事情,父母听后却沉默不语。

很快,乐山六岁了。这年夏天,父亲忽然得了不治之症病逝了。家中一贫如洗,孤儿寡母的生活难以为继!

夜深了,乐山睡着了,槐娘还在织布,忽然她听到门口有一阵响动。她端过油灯,走到门口,问:“谁?”门外没有声音。槐娘只得壮起胆子,打开了,大门,蓦然看见一条巨大的蟒蛇静静地盘踞在门口,不由惊恐地大叫一声。

大蟒蛇抬起头,一直盯着槐娘看,还把它的尾巴翘了起来。槐娘看见这条蟒蛇的尾部没有细细的尾尖,她似乎明白了什么,问道:“你是蛇弟吗?”

蛇弟重重地点头。

乐山听到母亲喊蛇弟,醒了过来,赶忙奔跑出来,问道:“你真的是蛇弟?”

蛇弟又重重地点头。

一家三口已经有两年多不见,不觉间泪雨滂沱,蛇弟的眼里也不停地流泪。

槐娘告诉蛇弟,父亲死后,家中生活困顿,哥哥乐山到了读书的年纪,家中却拿不出钱供他读书。

蛇弟赶忙到门外,拖进来一头死去的小鹿。

槐娘问:“这是你捕获的吗?是送给我们的吗?”

蛇弟点点头。

槐娘高兴地说:“太好了,明天我拿到集市上去卖,可以换些碎银子来用。”

第二天早上,蛇弟不见了。到了晚上,蛇弟又回到家中,带来了一头小野猪。这以后,蛇弟经常晚上带着捕获的猎物来到槐娘家中。槐娘拿着猎物到集市上卖,攒了许多钱,可以供乐山上学读书了。

不知不觉又一年过去了。

不幸的事情发生了。

村里有户人家的小牛犊被蛇咬死了,村民们都怀疑是蛇弟干的。村民们来到槐娘家,要求槐娘交出蛇弟。槐娘苦苦申辩说,蛇弟虽然是蛇的身体,却是人的心肠,它不会咬死牛犊的,这一定是别的蛇干的。可是村民们不理会,他们控制了槐娘母子,埋伏在槐娘家中,等待抓捕蛇弟。

晚上,蛇弟带着猎物回到家中。村民们将它包围了。

蛇弟抬起头,怒目对着村民,村民们感到恐惧不敢上前。槐娘怕蛇弟咬着村民,到时候事情更加说不明白了,于是劝蛇弟不要反抗。村民们把蛇弟捆绑起来,要杀死它。

槐娘拿出一把剪刀,架在脖子上,对大家说:“蛇弟是我的儿子,你们如果要杀死它,我也绝不苟活在这世上。”

村民们见槐娘态度决绝,不敢杀死蛇弟。最终,他们拔掉了蛇弟的牙齿,并且警告说,如果下次再看见蛇弟出现在村里,一定要杀死它。

村民们走后,槐娘母子抱着受伤的蛇弟,哭得撕心裂肺。槐娘劝蛇弟不要再回到村子里来了,这里很危险。

但是三天后,蛇弟带着一条死蟒蛇又来到了槐娘家中。

槐娘有些明白了蛇弟的意思,问:“儿啊,是这条蛇杀死了牛犊吗?是他们冤枉了你.是吗?”

蛇弟点点头。

槐娘哭泣着说:“儿啊!你受苦了!都怪为娘不好,不能保护你!”

蛇弟摇头,表示不怪母亲。

槐娘怕蛇弟再遭遇不测,劝说道:“儿啊,是母亲拖累了你啊!这一年有了你的帮助,我们存了些钱,够活几年的。这里不是你呆的地方,你还是走吧.远远地离开这里!”

可是蛇弟不走,他的眼睛盯着地上的死蟒蛇。

槐娘不解其意。哥哥乐山明白了蛇弟的意思,说道:“蛇弟,你是想让我们把蛇给村民们看,让他们向你道歉,是吗?”

蛇弟重重地点头。

槐娘说:“儿啊,这件事情说不清楚的啊!村民们怎么可能会向一条蛇道歉呢?”

蛇弟迷惘地看着槐娘。

“儿啊,走吧!村民们就是知道犯了错,也不会向蛇道歉的!你如果再回来,就会有危险。你远远地离开这里,不要回来了,不用挂记我们。”

蛇弟只能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家。

转眼间,十多年过去了,槐娘母子再也没有见到过蛇弟。

这一年秋天,二十岁的乐山就要去进京赶考了,但是他舍不得丢下母亲。也许是兄弟连心,临行前的一天晚上,蛇弟竟然回到了家中,这时的蛇弟已经长成了一条十五米长的巨型蟒蛇。

出发时,母亲将一块祖传的玉坠送给乐山,让他好好考试,不要惦记家中。乐山嘱咐蛇弟要好好照顾母亲,蛇弟不停地点头。

哥哥走后,蛇弟每周带着猎物回来探望母亲一次。

转眼间,两年过去了,哥哥乐山却一直没有回来。槐娘倚门盼着儿子归来,泪流不止,幸亏身旁有蛇弟陪伴。槐娘内心实在担忧,对蛇弟说:“儿啊,你哥哥进京赶考还没有回来,不会出什么事情吧?你去找找他吧。”

蛇弟理解母亲的心意,于是踏上寻找兄长的历程。它翻山越岭,膛江渡河,向京城进发。

乐山科考落榜后,无颜回家,于是就在京城做起了小生意,生意比较成功,赚了许多银子。两年过去了,他怕母亲担忧,于是带着银子赶回家中。这天,乐山骑马走过一座山岗,一伙强盗截住了他,他们抢走了乐山的银子,还要抢走乐山的玉坠。乐山紧紧护着玉坠,不交给强盗,因为这是祖传的宝物。

正在这时,林中阴风飒飒,响起一阵“嘶嘶”的声音,一条巨大的蟒蛇猛然蹿将出来,张开血盆大口。强盗们看见如此巨大的蟒蛇,赶紧落荒而逃。

乐山看到蟒蛇的尾部没有细细的尾尖,内心非常高兴,因为他知道这是蛇弟。

蛇弟见到哥哥乐山,也非常高兴,不停地扭动着身体。

“蛇弟,是母亲叫你来找我的吧?”乐山问蛇弟。

蛇弟点点头。

“母亲还好吗?”

蛇弟点点头。

“我现在的银子被人抢去了,现在不想回家。我在京城还有生意,等明年赚了钱之后我再回家。蛇弟,你先回家去吧!”

可是蛇弟不走,眼睛望着乐山颈脖上的玉坠。

“蛇弟,你是想带件信物给母亲,是吧?”乐山问道。

蛇弟用力地点点头。

乐山于是取下玉坠交给蛇弟,蛇弟把它含在口中,回去了。

蛇弟回到家中,一副很高兴的样子。

槐娘问:“你找到你的哥哥吗?”

蛇弟点点头。

“他还好吗?”

蛇弟又点点头。

“他什么时候会回家啊?”

这个问题蛇弟不知道怎么回答,只是静静地看着槐娘。过了一会儿,蛇弟从口中吐出乐山交给它的玉坠。

槐娘一看地上的玉坠,脸上大惊失色,说:“蛇弟,你,你,你竟然吃掉了你的哥哥?”

蛇弟拼命地摇头。

“那你的嘴巴里怎么会有乐山的玉坠啊?”

蛇弟不能说话,无法解释,只知道拼命地摇头。

槐娘悲痛欲绝,大哭着说:“天杀的蛇弟啊,他可是你的哥哥啊,你怎么能做出这等伤天害理的事情啊?”

蛇弟一直摇头,它无法解释。

“蛇弟,你偿还乐山的命来,我不想再看见你,你这个畜生。你给我去死!”

母亲的话就像锥子一般插进蛇弟的心里。蛇弟想跟母亲解释,却无法解释,内心也很着急,急得在地上翻滚,口中发出“嘶嘶”的声音。而母亲还在一边撕心裂肺地哭泣,一边对它大骂不止。蛇弟不禁悲从中来,猛地从地上跃起,头撞向院中的一块大麻石上,脑浆进溅……死了。

见蛇弟身亡,槐娘更加伤心不已。她在池塘前挖坑埋葬了蛇弟,立个小小的墓碑。身边所有的亲人全都逝去,槐娘整日以泪洗面。

又过了两年。

乐山带着一大帮仆人和一车金银珠宝,意气风发地回到了家中。这时的槐娘头发全白了,身体瘦削不堪,神情呆滞。

槐娘见到儿子乐山回家,以为是撞鬼了,险些吓晕过去,“你,你,你不是已经死了吗?”

“母亲怎么说这样的话?我不是托蛇弟带着玉坠来向您报平安吗?”乐山也很惊讶。

“天啊!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”槐娘哭泣地问道。

乐山于是向母亲讲起了这几年做生意发迹的事情,也讲了蛇弟救自己的事情。槐娘听着,不禁老泪纵横。乐山问母亲蛇弟现在何方,母亲颤巍巍地说出了蛇弟自杀的事情。乐山听后仰天哭泣道:“蛇弟啊蛇弟,是哥哥害了你啊!”

乐山重新修整蛇弟之墓,他派人挖开了蛇弟墓穴。大家看见墓穴中蛇弟的身体竟然丝毫没有腐坏,就像是刚死去一般,都觉得非常奇怪。

乐山想起了一幕幕往事,悲伤不已,他带头跪在蛇弟的尸体前哭泣地说道:“蛇弟,你一生愁苦,历尽坎坷,你无法言语,只是默默承受一切,然而善良的品性丝毫不改。你虽然是兽形,却有着一颗常人所没有的美好心灵。几度冤情,你却没有换来我们的一声道歉。蛇弟,你肯定是心有不甘,所以尸体一直没有腐坏,你是在等待我们的道歉,是吗?”

槐娘也哭泣地说道:“儿啊,母亲冤枉你了,母亲在这里向你道歉了,对不起,原谅母亲吧!”

一旁的村民们也道歉道:“蛇弟啊,以前我们冤枉你了,对不起了,蛇弟!”

这时,一缕青烟从墓穴中缓缓升起,蛇弟的尸体顿时化为了尘土。

评论

热度(112)

  1. 淡水深夜种花的女子 转载了此图片
  2. 淡水雨淋格格 转载了此图片
  3. 那些美好的童欣未泯 转载了此图片
  4. 万万岁雨淋格格 转载了此图片
  5. 童欣未泯雨淋格格 转载了此图片
  6. 暖暖的掌心雨淋格格 转载了此图片
  7. 东方书鸿雨淋格格 转载了此图片